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西游新传电影作者:蔡冬冬 【乾州阅读】游秦记-乾州朗读者

admin 全部文章 2016-12-23 140
作者:蔡冬冬 【乾州阅读】游秦记-乾州朗读者
游秦记----三上骊山
作者:蔡冬冬

读罢贾平凹的文,就有贾平凹的魂;读罢陈忠实的文 就有陈忠实的魂。一篇《老西安》后,我便又想写点关于西安的东西。
其实很多人都一样,对外省的旅游景点游玩甚多,对自己家乡的景却难得抽时间去一趟,总有种就在家门口而没有什么看头的感觉。而我不仅对陕西的名胜古迹所去甚少,外省的景点更是寥寥无几。说起来更可笑的是家在乾州,而乾陵是高考结束后才第一次有意识地登上的。幸运的是工作后我倒是有机会四处转转了。
2017年公历五月我在临潼住了两周,到的第一天下午我就独自一人沿着华清池旁边的环山路徒步向上走。弯曲的山路盘盘旋旋走半天,忽的发现才走到前一个转弯的头顶两三米处,但并不觉得累。路旁全是石榴林,这个季节只有零星的几粒小花,我想起原来临潼是产石榴的地方啊!不禁又要嘲笑自己不是真正的陕西人了。山路的尽头是华清池景区的一道后门,门已阻挡了几个来客后。我不好意思上前,不料门卫竟让我一人进景区了,还热心告诫进去后沿大路一直走就能看见台阶路,可下山吴紫骊,否则天一将黑景区关门,可就不得出来了。我加紧步伐,盯着手表,还是抑制不住对这家乡名迹的初次感情。在南方待了一段时间,看见关中的感觉不一样,走进关中的山,更是感觉不一样。雄伟、宽阔、大气、磅礴,一切有“大江东去浪淘尽”气势的词似乎都能用上。我点上一根猴王烟凰香奈芽,疾步于山间路上,似乎这山是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会将我拥入怀中而不松手了。想着想着脚下便疾疾生风,生怕在天黑之前走不出这山。人最怕的东西总会最快降临,自个还真走不出这山了。虽然找到了景区的台阶路,但走到尽头还是没有出口,徘徊半天正愁如何出山时,碰见一老者,操着纯正的关中方言,我便有胆上前搭话。

“师傅金婚演员表,您是散步吗?这出不去可如何是好?”
“小伙子,你也是咱关中人啊?”
“我是乾县的。”
“哦?乾县!那我熟,我在扶风工作过,乾县去过多次。”
我一听老者对乾县熟,便大胆攀谈起来。原来老者退休后每晚都要来这华清池锻炼。说了一路,便在老者的带领下出了山门。“能见便是缘分,有缘再见”,我们便分道而行。回住所后我不禁感叹,陕西的老汉有故事。而我也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每日必上山,游之玩之,好好看看这山水人情。
第二日傍晚我便履行了计划。
观景要随性而行,华清池的正门是不进的,我便沿着大路向东行。走完水泥路走泥路,不远便走到一寺院后门,见寺院院墙后有一小道,上面有马蹄走过的小坑小凹,我沿路上行,心想这要是有场大雨,我便要作泥球状滚下山来。幸亏西边晴空万里,也丝毫没有雾气,可一眼万丈。沿小路走了有半个时辰,又走到台阶路了。不禁一笑谭盐盐,条条大路通穹顶。台阶路旁全是围栏,把住围栏向东看,忽见脚下是齐坎坎的深渊,心中打颤,上山时怎不发觉如此陡峭。台阶路走过一次,二次便心中有数。不满只顾爬山,要定下登到最顶峰的目标。向西到顶是老母殿,向东到顶是烽火台,老母殿在半山腰,烽火台才是最高峰啊!这布局绝非偶然,不论何时,国家安全要高于宗教信仰啊!看时间只能舍一取一了优折网,便想着由低到高,今日先去老母殿海南驾培网,折身向西去。这华清池南是骊山,骊山之南是是终南。虽这骊山山脉在地理上与终南秦岭分割,但终南有三千隐士,骊山不说三千,三百总是有的吧!登山老母殿便不禁失望了。涂过新漆的观墙,崭新的神像,隐士倒是没见上 ,碰见几位当地的小伙子坐于观台门口吃烟闲谝。只好两步化作一步朝山下走去……

希望寄于第三日。这天早上我早早登山台阶路,一股脑向东边烽火台冲。天气是出奇的热,似乎伏热的仲夏早早就要降临这骊山了,风是没有的。我只装了几块钱就匆匆上山,没有了前两日对风景的留恋,只一心想看看这烽火台的模样。走过一个山弯,又来一个个山弯,无穷无尽。眼看烽火台不远,却怎么也近不了,好像原地踏步一般。忽然眼前一亮,一条笔直的台阶路现于眼前,直插天际,这应该就是最后一道路了吧?我便一鼓作气想快快爬向顶峰,可这条路我是歇了三次才到顶的。到顶了吗草书大王?怎不见烽火台呢?而是进入了一片树林中,台阶路也没有了,只有林中树根间被行人鞋底踩得光亮的土路。龙套王沿土路向上又开始弯曲了,爬得越高,就离太阳越近,人也热的不行了。巧的是这树林里有一老汉摆摊买水,有几张桌子竟能吃到凉皮,摊前的水盆中摆放着黄瓜和洋柿子。我早已口渴难耐,哪里顾得上想这老汉怎么将摊摆在这山顶的,速上前打问,心想这山顶的东西定不便宜。
“师傅,洋柿子咋卖?”
“渴了先来吃一个,吃毕再说。”
“哈哈哈哈,我就几块钱。”
“一个一块钱,我给你洗一个。”
“您这好不容易背上山,怎么卖的这么便宜?”
“唉,这东西能值个啥钱!一块就不少了狄迪。”
我便对这个老汉有了兴趣,拿着两个鲜红的洋柿子就坐着开吃了。久旱烽洋柿子庄河高中,这简直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了。突然想吃一根烟,老汉便给我发了一根猴王,给我点好,自个也点了一根。
“您家是临潼的吗?”
“俺屋就在这华清池后山上。你一个人来逛啊?”
“对,一个人李西华。您这摆摊卖水够生活不?”
“一个人挣钱也不行啊。俺这村子少有人出去打工挣钱,除了能念书的学生,其余人都在山上卖山货,虽来钱不多,但一家老少都做起这营生倒也不愁吃喝,而且离家又近。我有两个儿子也在山上卖货呢。”
我不免感叹,这就是我们朴实的陕西农民啊!宁愿在家门口做一档能糊口的营生,也不出去挣大钱b神女友。老汉烟一根接着一根给我发,我倒坐着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当间,有一对外地夫妇也爬到此处,便坐下来要了两碗凉皮,西游新传电影我便匆匆付过钱继续赶路了死于威尼斯。

山重疑无路,花明又一村。剥开树林的外衣,竟是一块平地,用脚去丈量大小陈天佳,不到百步便到头,实则不大的平地在这山上却显得尤为巨大。就在这平地之中,笔直地矗立着烽火台。一到顶倒有些怅然若失了,不看高峰想看高峰,看到高峰何为高峰!烽火台的台基上有一扇双开的门直勾勾地对着来人,犹如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令人有些生畏。我硬着头皮走进去,五月的阳光照不进去,等适应了里面的黑暗后,隐约可见一神像正对门而坐,给不知缘由的尤其是独身一人的来客心头一惊。顾不得任何,我只想尽快爬上烽火台顶,也算不枉此行。眼睛极快地扫一圈周围,只见一楼梯口,这肯定是上烽火台的路了,我便大跨步走向楼梯。整间房子空间不大,但楼梯却修的十分宽敞,过了三个转角便到顶了。顶上有几个青年在嘻哈,看我上来便不作声了。上了楼梯顶,周围的山才缓缓从四下浮起,让人误以为山是和人一起爬的,人上一步,山便上一步,无论上多高,山都要高于人一层。不知道“一览众山小”是何等的有气魄,单看这骊山上,登一山终有一山比你高,只能“一览众山都不小”。高处不胜寒,烽火台上也要寒一些,但这寒气是山风所致,并非真是高处寒。烽火台四面有风,似乎每一面风都不同方向,只感觉都是向着人吹过来的仙魔霸业。我仔细辨认这山脉走势,由东向西缓缓下降,至关中平原突戛然而止,天地间劈出了一道平坦大地来。平原上两条河如天的皮鞭,东西铺开。只可惜泾渭带着黄土的泥色,虽不清澈,但混的厚重于悠远陈韵伊。向西遥望,那是长安城、咸阳城……与之相呼应的便是大大小小各朝各代的帝王将相的陵墓了。突然明白始皇帝为何选陵于长安以东。原来站在这骊山向西,是背靠华山,左手扶终南,右手持泾渭,一往无前十三朝,纵使长眠于此与鬼为妻,也要双手左右中华民族几千年啊张纯烨!脑子空空洪荣宏,想吃一根烟。
思秦汉唐只在心中,可有一位活生生的秦后人在卖水啊,还有猴王烟呢!想罢便垂涎 下山找秦后人去了……
作者简介

蔡冬冬,出生于90年代,陕西乾县人,爱好历史文学,热衷于文学陕军的作品,业余主要从事散文的创作。

文学顾问: 袁富民 解彭山
艺术总编: 火 焱
文字编辑:高山雄鹰 三秦月 侯菊梅 陈海燕
制作:蒲宝库 晨 风 阿 利 李 群 陈 艳
本期制作:火 焱
投稿地址:请将音频、文本、图片、个人艺术简介等投稿内容发送到:
qzlangduzhe@163.com或编辑微信:15399499569。
长按二维码免费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