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词不达意歌词你从未见过的死飞生活-图片故事-天津师大新闻导报

admin 全部文章 2016-05-26 128
你从未见过的死飞生活|图片故事-天津师大新闻导报

有一辆自行车具有这样的特质:不能滑行,只有在蹬的时候才会往前走,不蹬就会停。在国内,它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死飞。
借助“死”的飞轮,抱死后轮变得容易,能够完成许多特殊的动作。由于它的特立独行,许多人爱上了它。天藤湘子
北京的死飞骑手很多,他们都正在演绎着关于这座城市、这项运动和这个圈子的故事。没有人能够比圈子里的人更了解这个圈子。
刘宁就是北京死飞的一份子。
刘宁接触死飞已有五年,征战死飞大革命、青海湖,既是北京死飞的元老疯丫头第二季,同时也是一员悍将。对于路人,甚至一些骑手来说,他们对刘宁的印象很简单:骑车很快。
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只是眼前划过的一道粉色或蓝色的残影,至于究竟是什么颜色,取决于他骑了哪辆车出门。除了一台粉色死飞以外,他还有一台蓝色的公路车和另一台蓝色的死飞。单从追求速度来讲,公路车是更好的选择,但是刘宁依然无法放弃死飞,他享受那种在车流中穿梭的感觉:“死飞比公路更自由田智航。”
对于他来说,死飞更多时候不仅是一种出行工具,更像是一个朋友。“心情不好时,都是它在我身边不声不响地陪着我。”

刘宁三台车的全家福
随着骑车时间的增长,大多数车手都不会满足于只拥有一台车。唯一不变的一点是梦寐以求造句,无论一名骑手有多少辆车,每一辆对于他们都是无比重要的,有时甚至会有如“摔人不摔车”这种旁人完全无法理解的选择。
刘宁家住在北京西四环的一处平房,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里的空中架设着粗细不一的管道,用他自己的话说,充满了后现代主义风格,使人禁不住要想到蓬皮杜艺术中心。

早晨刘宁推车出门
竖起来推车可以说是所有骑手都熟悉的出门方法。这种简单到极点的甚至连动作都算不上的方式却恰巧使车与人达到了差不多的高度,有说法说“平视交流是最基本的尊重”,那么,从这一点是否能窥见骑手们对自己座驾的关爱呢?

刘宁骑车出门
骑车出门,刘宁实际上很早就起了,但是在八点的早饭之前,他要先晨练和遛狗;死飞毫无疑问是骑手们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没有人能够把所有精力都扑在死飞上面,生活毕竟还是生活。

刘宁在等红绿灯
死飞崇尚自由,但是必须遵守交通规则。在北京,乃至很多其他的城市,这是骑手们保护自己的最后一种方式。

skid
被称为“skid”的动作,通过后轮抱死来进行类似于“飘移”的甩尾。死飞还有一个特别的组件:脚套,将骑手的脚和脚踏束在一起,用以在完成skid以及各种以skid为基础的动作时辅助加力讷河吧 ,它也被形象地称为“狗嘴”,但是无论动作听起来是如何简单,也需要长期练习才能熟练掌握;在许多人眼中,学会skid是自己成为一名死飞骑手的标志。

刘宁在排队买早点
与遵守交通规则一样,待人接物有礼貌也是必须的,也许骑手们面对逆行而来的各种车辆经常显得气愤异常,但是就像骑手们经常说的那样:“他不守规矩!”,平日里和人接触爆碎牙,则一定是以和为贵了喵玉殿。

刘宁在吃早点
与对自己严格而且强度颇高的训练相称的是PLUS版本的早餐,作为LazyBone的一员,即使北京已经不经常组织赛事,刘宁依然需要确保自己时刻都在最好的竞技状态。

定杆
定杆,死飞的入门特技之一,通过脚踩保持平衡来使得自行车立在原地,刘宁已经能够一心二用地在定杆的同时玩手机了。

刘宁在玩剑玉
剑玉,最近逐渐火热起来的一种来自日本的传统玩具,看起来很简单土龟网,其实对反应能力有很高的要求,最基础的招式也许只需要五分钟的熟悉就能完成,但是和死飞一样,任何动作都有磨练的空间,也有衍生的空间,刘宁对剑玉招式的追求也可称孜孜不倦。

刘宁望着川流不息的大街思考
望着车流不息的大街词不达意歌词百慕大之夜,刘宁经常会想:如果有一条没有车的路骑车该有多好啊。在北京,自行车玩家的空间逐渐被日益增多的机动车、电动车和共享单车占领,有人戏谑道“北京只有机动车道和机动车停车道”。这话也许很尖锐暗夜蔷薇魅,但并不是无根之萍拉瓦内利。

刘宁推车上坡
公园的坡实在太陡了,走上去都费劲的坡度,即使如刘宁一般的专业骑手也要推车上去。

刘宁推车下坡
下坡更是不能骑了,事实上刘宁是推着车越过了这座小山。

等红灯
回家,在等红灯的时候稍稍炫一下技术,过往的路人行色匆匆,没人注意他是怎样立在人行横道上的,当然,也有受到围观的时候,大家其实都习惯了。

刘宁养的狗和蜥蜴
刘宁养的小狗和蜥蜴,在家里面对这些小动物时贵妃还乡,他会显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细腻和温柔。
14日下午, 北京死飞组织VeloClan原本是有活动的,刘宁当然计划要去,但是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改变了主意:“我昨天刚擦的车!”对于很多骑手来说,他们在雨天会用很慢的速度回家,哪怕因此多淋几十分钟的雨也在所不惜小马王插曲,只是为了不把自己的爱车溅上污泥。
“它是有感情的一项运动。”也许很多人曾对这句话不置可否,但是对于骑手,车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
以下是当晚活动的一些照片,关于死飞猪蝶,关于这个年轻而鲜活的群体闽南健康网。

VeloClan主事人驰子主持现场
现场停放的车
很难的一个特技动作,仅用后轮在原地连续起跳
两名外国骑手的对决
车骑得快还不够,还要能喝
加了彩头的比赛更加激动人心,也更加刺激
下一期为你带来更多关于VeloClan主事人陈驰和北京死飞最酷的活动现场


-E N D-
文|赵利枫编辑|李进秀 摄影|赵利枫
责任编辑|马睿姗
往 期 推 荐
师大里的“小黄”去哪儿了
新传飞虎队3v3篮球赛首次亮相,现场直播ing……
艺术生:在象牙塔与社会之间
麦当劳叔叔消失之谜
滑板上的“小阿飞”
新闻导报
关注 你的关注
微信号 : xinwendb
腾讯微博:@新闻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