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谱尼第七封印你做爱的样子,真像一条狗-令人伤感的句子

admin 全部文章 2016-11-19 122
你做爱的样子,真像一条狗-令人伤感的句子


相爱是种痛苦
01
张青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临近夜晚那送葬般的灰暗再次从四面八方聚拢在一起包围了她。她觉得董河像一个弹簧,将她弯折又拉扯成一个没有目标的空壳。
自己仿佛被丢进了一个全自动洗衣机,只能呆呆地,日复一日地,跟着董河不知疲惫地转扔蛇狂魔。
有时她觉得董河像个孩子。仰仗她,依赖她,凡事都要叫她照顾帮忙。可有时她也疲惫的很,被他的任性,傲气,蛮不讲理逼着把自己垒成一座密不透风的墙。
她独自站在墙里,而董河站在墙外远远地看着她,看不到她的挣扎,也听不到她的呼救。
做完晚饭,张青把睡着的董河轻轻叫醒。
董河眼睛里像盛着一潭迷蒙的湖水,他抱住她就开始喘息着吻她。
他说张青张青毕鑫业,你猜猜我做了什么梦?
没等张青回声,他却兀自开心起来,他说我梦到一只猫,在我手心儿里柔软的蹭着我,我刚要去抱起它它却变成一个女人。
她比你还美十倍,要我给他写一首情诗,如果我写的好她就把自己送给我。
张青张青,你说多奇怪,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这次竟张口就来了,你说她是不是神派来到我梦里引我的dj阿阳?
张青看他眼神闪烁的像节日盛放的火焰,爆炸出的喜悦之情轰然照亮她深重潮湿的心脏。她轻轻拂过他的脸,觉得许久未曾如此对他着迷。
她听他念着那首情诗,仿佛进入了一种未曾到达的幻境。
仿佛回到了她和董河第一次见面,或者那次董河拿出他最宝贝的摄像机,将她从头拍到脚后虔诚的亲吻她的脚背,他说感谢神将你带到我眼前的那些过去中,如缤纷的电影镜头,最后都拉长拉近,变成了眼前这张连毛孔都熟悉亲近到血肉里的脸。
“我们爬到山顶,坐到了晚上,钟若涵什么都看不到。我想把两颗眼珠挖出来。把月亮切成两半碎丹青,一半塞进左边的眼眶里,一半塞进右边的眼眶里。我哭的时候,会有流星陨落,你要记得许愿。“

02
见到她是在一个闷热黏腻的下午爱国奉献歌,荡漾的热气像要把令人窒息的天空撕裂出一个巨大缺口逃走般努力在空间内游窜。
张青正在家把床整理的松软干净,打开老旧的电扇,等着出门取景的董河回来好好休息发散灵感。
但她不但等到了董河,也等到了董河带回来的林莞惊天械劫案。
林莞和名字一样胡焯,温婉甜软,娇俏可人,浑身散发着和处暑天气一样的火热黏腻。
董河的衬衫被水打湿的能看清胸膛的轮廓,林莞的也一样曹雨生,他的外套罩在她身上,显得她娇小的像一只瑟瑟发抖的猫。
董河脱了鞋子喜气冲冲的向张青讲:“张青张青,你看,这是林莞。”
他拿出相机给她看:“她今天在河边荡水,被我抓住了这样好看的景色。”
他又抬起眼帘吩咐张青:“对了,你给她拿套干净的衣服换洗一下,女孩子家,不要着凉。”
林莞嘴是很甜:“姐姐不用了,把你的衣服也弄湿了就不好了。”
张青嘴上从来不会说关于董河的一切。因为她以往觉得,他一切都是好的。他才华是好的,人是好的,爱她的神情和生活的模样都是最好的。直到林莞这株野花出现,她才觉得有人抢了她的光。
她这株从未顾及他人眼光一心一意的向日葵,终于开始觉得某些事物的存在碍眼,说不清是董河带回来了林莞,还是站在这的林莞。
她回到房间给林莞拿衣服,董河凑过来,满心欢喜的意愿透过声音针一样扎在张青心上,他说张青,你知道吗?莞莞她竟然和我那天梦里的女孩子长得一模一样。你说这是不是神的旨意。
张青,我们把她留下来吧。她没有家,以后我们来给她一个家。你做姐姐,她做妹妹,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岂不是很快乐?
张青只觉得脑袋被什么又沉又重的东西狠狠砸下来,激的她鼻腔一阵酸涩,心脏连着肺腑都要呕出来一样激烈。
董河从未这样亲昵的叫过她的名字,从来只有好似陌生人般疏离的喊张青张青无敌反斗星。
她努力咽下去,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又从容谭余保。回身攀着董河的肩膀,语气轻松的像雨过天晴后的白云。
“你一定喜欢她吧,我看出她也对你有意。既然如此,我来帮你。”
她从未见过董河笑的如此灿烂,甚至急忙抓紧她双手火山石的作用,急切又诚挚的问真的吗?张青,你真深明大义,我从未爱错你。
她挣开他的手,把衣服放进他手里:“送去吧,最好今晚就能处在一起。”
张青站在厨房,透过暮色看着卧室里昏黄的晚灯,想起他与她在一起十年间,此刻的心情竟似迟暮的老人般钝重平静。
她看着董河那双手影影绰绰搭在林莞的肩上,林莞小声的推拒也传在她耳朵里,像电台信号失踪的噪音使人的听觉变成大片盲点新宋风流。
她第一次这么想离开,离开这个牢笼,离开董河的理想花园周力波,要么死要么去寻个快活。
她在厨房狭小的空间里独自换衣服,化妆,完毕后又深深看向房间一眼松阳天气预报。看不到董河,只有林莞的脑袋冲着这边好像是在对她笑。
她也想拿起一把刀,把这碍眼的砍了,可是刚被董河攥紧过的双手像被固住,怎么也提不起力气。
只好回报以林莞一笑,感觉到林莞的影子怔了一下,心里却鬼怪作祟般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得意来。
她想林莞一定不明白妙不可言造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能同她笑出来。
她这十年在董河身边陪他伴他,方向感都失去了。渐渐找不回自己猎艳无双,她和董河之间的连着的红线比枷锁还让人芥蒂。
她也放不下董河,那一度是她的命。现在终于有个人来代她,给她结束这越来越荒唐的命。
她想她即使恨,也理应高兴。

03
相爱是一种痛苦,形容出来变成一种麻木。
她看着早晨铺成白色浅滩般的和董河一起买的圆木床此刻像是翻滚的波浪,谱尼第七封印拍打着,呼啸着,比月色和星河更浓烈,却掀不起她的什么波澜。
她想着林莞怔住的影子,心里面充斥着一种莫名的下流快乐。
她方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走,现在忽然想明白似的,她记得董河和她说过,似缠绵伤口缠绕反复:“张青张青,我们要一起快乐。“
好变色蛇,你等我,我们一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