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贵族学院的双面公主作者:赵永福 陈柏林 《绵绵琴韵舜帝魂》-齐鲁微报刊

admin 全部文章 2017-03-05 102
作者:赵永福 陈柏林 《绵绵琴韵舜帝魂》-齐鲁微报刊

2010年8月,“诸城派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古老的东方琴韵,绵延五千年风雨沧桑,而今走出国门被世界大家庭接纳姚懿纯。目睹所授牌匾,心情难仰。为故土文化而感慨唏嘘,遂成小文,是为题记。
在东方文明的历史长河中,古琴在深山旷野,在小溪河畔,在庙堂之上,在茅屋柴园。不管是大隐遁于朝,还是秀士隐于野。都曾在明月清风中,邀二、三知己,焚香沐浴,将心头的《汉宫秋月》、《长门怨》、《秋风词》,在指尖一一诉说。如石上流水,荡涤胸中积压的尘垢。三、五杯酒饮罢,一曲《忆故人》,唤回几多往事的眷恋与不舍。琴声寂静,泪湿衣衫,熏香飘过,琴弦切割着这丝丝烟缕,仿佛轻轻叹息悄然入耳。在这样一个晚秋的初夜,远离尘嚣世俗的叨扰蝎蛉,去抚摸古琴跳动的脉搏。钱景峰那张仲尼琴,凝结几多齐鲁的意蕴。浸骨的风,驱不去酒热。那块巨石之上,于是就有几个身心俱佳、飘飘欲仙的天涯旅人,或跪、或卧、或躺、或坐。
相传4300多年以前,道德始祖虞舜就精于制琴佳宁娜月饼。《礼乐 乐记》载:“昔者舜作之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制乐,以赏诸侯。”舜生于诸冯,这是亚圣孟子明确诏告天下的虞舜出生地。郭沫若、范文澜诸公,也证实了诸冯确指今山东诸城。“诸城派古琴”的始祖为舜帝,绝非挟古圣先贤以谋虎皮吾名鲲鹏。

我无法猜度,是在一个怎样的日子骆保雯,一代国学大师章太炎把诸城派琴家王露推荐给了蔡元培先生。从而让这一地方琴派登上了北京大学的课堂。更让我无法猜度的是这两位巍巍巨子,是在一个怎样的时刻走近古琴。我猜度着这绵厚近乎天籁的琴声,是怎样淌过两片宽广博大的心之原野。在他们的著书立说里,多了一份清灵流韵。我推想着他们的激动和向往,推想着他们沐浴更衣时的严谨和虔诚。推想着同在宣统三年(1911年),经康有为推荐,诸城派琴家王宾鲁早在八年前就被聘为南京高等师范学院古琴导师。民国八年(1919年)哀溺文序,正是蔡元培高聘王心葵出任北京大学古琴教授的时候,在上海“晨风庐琴会”上,古琴演奏以其精湛的琴艺而“惊倒四座”。康有为、章太炎、蔡元培,这些时代的巨擘大儒,正从吕律声韵的远古苍茫里,分条析缕出天地间的亘古大音。他们发幽思怀古为正其身,倾听绵绵清韵为正其神。
在岁月的行旅之上,不管你学富五车,还是布衣桑农,只要心地纯净,只要胸存善念,只要在物欲面前行当所行,止当应该所止。只要悲悯天下,爱着苍穹下的生灵。只要笑为春花,泪为落叶。只要难眠时思恋这故园,梦中亲吻着这热土。只要孤独寂寞时还有心思去听小河流水,去看那白云幻形。哪怕只有片刻,哪怕只是偶尔。那绵厚的琴声,不管相距多远,不管身处顺逆,不管位立尊卑。那一声扣尔心弦的呼唤,那一声久违了灵肉的颤音余韵,就足以让那双依然清澈幽深的眸子为之一亮,然后就是那晶莹的泪珠滚滚而下。这是源自生命本真的一份感动,一份轻易秘不示人的纯真底片,一份站立在山巅之上的向往,一份今生渴慕抵达的圣境。
当被友人遗弃在十字路口,当惊慌失措的被牵引着迈向麦城的城头。当行下了春风,迟迟没有盼来秋雨。当为刻骨铭心的爱,甘愿独自在老柳树下把青丝等成了白首。当伏下身子,却等不来一声温暖的问候。当比纸还薄的人情,像鞭子抽打我们滚烫的心头。当迷茫的看着荒芜的故园、冷冷的炕头。看着远逝亲人的坟冢那丛丛枯草在和你做无言的交流。当繁华不再,当车马已稀,当灯盏渐暗,当只有冷风苦雨拍窗问候挖划算。一曲《良宵引》,一曲《挟仙游》,不为悔恨的风,不为无奈的雨,不为穿心的箭,只为午夜依然挺立的傲骨。假若生命再来一次,欲说还休是一种境界,流言止于你口是一种胸怀。不要怨恨上苍不公,不要怨恨长路之上机关重重。当跋山涉水到达,看到的是关闭的机遇大门冰冷无情。
嵇康让亲人取来他挚爱的古琴,他无法言说对故国山河的无限深情,他无法驱散笼罩在那个时代上空污浊黑暗的政治云层,他唯用一曲《广陵散》表达一个智者对当权者的不屑和抗争。血腥和久久不散的琴韵,为一代狂士送行。

这琴声肆虐韩娱,能够消解那些夜夜疯长的欲望野鸡套,清风明月,呵护着思维回归理性的殿堂。
这琴声,能够阻止霓虹酒色酿造的荒唐,那些被私欲之潮没顶的达人,在丢失道德底限的最后一刻。一段沉郁清正的琴声,一抹散发着田原、故乡、亲人气息的余韵。会让那个丢失了太阳的灵魂,徒然一惊,继而热泪盈眶,回头上岸。
这琴声,能够梳理那些忧国忧民的惆怅,颂扬那些醒着的纯净的思想,抚慰那些同家国一起跳动的心房。
这琴声,伴着那些在暴风雨中飞翔的翅膀,在生命的高处,把那些高尚圣洁的灵肉轻轻安放。
这琴声,伴着长江黄河,伴着清溪飞瀑,伴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伴着天崩地裂、婴孩吮乳,伴着中华数不尽的圣贤,仰天长啸。
这琴声,说着不骄、不馁、不诈、不欺,说着《周易》、《论语》,说着《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
这琴声,说着诗词文赋,说着那些曾经的屈辱,说着抗争的种子把喷涌的热血化作了琼浆。
这琴声,飘过每一条道路,给那些跋涉的脚步以希望。
这琴声,飘过每一处向阳的山坡,给那些站立的墓碑以承诺拆弹精英。这是一个中庸和平的民族滥情宠妃,贵族学院的双面公主我们的钢枪只为那些胆敢侵入我们家园的豺狼。
今日超然台,又雄姿儒雅的站在故土之上。九百多年前的苏子,在沐浴更衣焚香以后,面北对着舜帝的庙堂深拜长揖。在微醺中,仆从请出古琴,屏退左右,舒缓忧郁的乐声从台上袅袅飘散。这十万人家尽读书的福地,让苏轼开启了豪放词路的航船。他竭力试着这音域宽厚的琴弦,让琴声拍打每一块硕大的青砖。远处的常山、马耳山,回音,清晰可闻。
时至今日,每当夜深人稀,皓月当空,仍然有浑厚、悠远的古琴声从超然台上飘来千机伞。信乎?疑乎?诸君不妨在十五的夜晚,沐浴更衣焚香寡欲后,静静等待。
文|赵永福 陈柏林 审核|雷蕾 排版|李彦红
往期精彩诸城“四字诀”规范校外培训机构济南有老师带字典上课!新生名字“彧”“甡”难认,查完字典才敢点名气疯!索要2万元不成,他在街头抱摔殴打亲妈!母亲却说…细思极恐!青岛两护士卖上万条产妇个人信息:2元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