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远洋大亚你加入这场“陶渊明”狂欢了吗?-新经典

admin 全部文章 2016-04-02 123
你加入这场“陶渊明”狂欢了吗?-新经典
这几天的社交媒体,好像被一股神秘力量控制了。横空出世了一个王菊,让粉圈内外的人都驻足观看。
王菊,某女团选秀节目选手。她在社交媒体上的突然霸屏,令不习惯浏览娱乐新闻,也不愿意加入讨论的旁观者非常费解海芋恋歌词。为什么一夕之间周曼华,身边很多人都成了王菊粉丝,为什么大量有关王菊的金句和排比句涌现眼前。大家纷纷庆祝王菊的胜利时,也许你会在心里嘀咕:明明在昨天,还没有看到过朋友圈里有人谈论这个女生鬼三惊。
事情源于一条diss王菊的微博,博主用不好听的话评价了她北京到沙城。神奇的是,评论区里没有常见的撕x现场天赋图腾,而是一首首打油诗和段子。路人纷纷围观,她家粉丝怎么这么有意思。

部分评论微博截图
王菊是特别的,这个女生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微胖的身材以及略带张扬犀利的性格ff团。她的特别之处在于,她挑战了整个女团生态系统的基本平衡。
在过去,大家对于女团成员的外貌要求基本一致:瘦、美、可爱、肤白,没有商量的余地红肥绿瘦。然而,王菊的异军突起,动摇了大家的观念,“她这样也能火疯狂宠物2?”关于女性美的争议令她的存在更为醒目。

王菊舞台照
更妙的是她的粉丝(名为陶渊明),被网友戏称“你们这届粉丝应该先出道”。他们打着“只要有奶就是娘”的实用主义大旗,在这个用户生产内容的社媒时代,玩得风生水起,最大限度地赚取了眼球和好感度,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粉丝拉票现场。
狂欢的路人
真情的粉丝
这是一场显而易见的“狂欢”。它的开端无人追溯,大家蜂拥而上,追逐它所带来的快乐。许多人不明就里,却被裹挟在漫天的符号里。一开始,你对忽然流行起的王菊表情包云里雾里正子时是几点,然而,只需微博搜索一分钟,你就会觉得,她的表情包太好用了!
狂欢理论最初由文化学家巴赫金提出,包含三个重要概念:“狂欢节”、“狂欢式”、“狂欢化”。陶渊明们在微博里掀起的风浪就是狂欢式的,她们自创流行语,化黒酸于打油诗中,正好契合了全民性、颠覆性、狎昵性的特点。不同于之前的“严阵以待”,王菊的粉丝保持“我家大门常打开”的态度,构筑了一个诙谐轻松的氛围,不管你是什么属性,都欢迎你加入到这场狂欢中。
在狂欢理论中,有一点很有意思,即“暂时性的解放”,意思是说人们在狂欢节上会暂时地挣脱原有的桎梏,逃离各种意识形态的霸权。
这一点非常适用于王菊的爆红。使用她的表情包、看她粉丝的热闹,于我这个路人而言,就是一种“暂时解放”。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的粉丝表白、粉丝撕x、粉丝尬吹,而是粉丝对诗!你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王菊本身也从传统审美中解放出来。她不爱乖巧甜笑也不爱嘤嘤哭泣,她只是完成自己的歌舞表演。这让我等普通网民喘了口气,终于不用被迫看梨花带雨和各路花式表白,对艺人评论两句也不会被五马分尸了。
小仙女和妹妹堆里挤出了“菊姐”,疯狂打call的粉丝里挤出了疯狂打油诗。李亚倩可算是来点新鲜的了,大家当然乐得加入这场狂欢血染的丰碑。

对于路人的加入,主动狂欢的粉丝喜闻乐见,这是因为粉丝终于有了话语权。
偶像产业发展的这些年,媒体技术也跟着发展。粉丝和偶像的关系不再只是仰视与被仰视。以前粉丝跟着偶像天南海北地跑还见不着,今天的粉丝与偶像更加密切。
选秀节目一直是粉丝决定偶像命运的地方。2005年,李宇春的粉丝也很疯狂,她们上街派发传单,恳请路人投票。那时候,一票并不便宜。现在只要在互联网上尽可能地刷存在感,拉票成本几乎为零,路人的帮忙也是零成本。覆盖的路人越多越有利,倘若碰上个会员,随手就是11票。(普通用户每日为同一位选手只能点赞1次李绪杰。会员用户每日最高可为同一位选手点赞11次)。所以这就像社媒上的一场盛大party,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粉丝何乐而不为呢。
“狂欢”的背后是粉丝真情实感为偶像拉票。媒介带来的变革产生了诸多便利,资本控制下的追星游戏也有了更多规则。内容生产者、粉丝、媒体和围观的我们,合谋完成这场“狂欢”霍晓红。
这次
来点不一样的
“狂欢”对抗神圣和必然,未必就一定就是错的。希望王菊能火起来,抛开关于她的商业营销,我更希望的是,“不够瘦不够白不够甜美”这些东西能变得不重要。
当然蝶之毒华之锁,你说女团理应如此,但“理”从何处来?瘦白细的女团不过是人们自己建构的标准罢了。维多利亚曾在的辣妹组合spice girls,一个纯商业组合个人星盘查询。从 1996 年开始godv微博,共发了3 张专辑,唱片总销量超过8500万张(全球的甜美组合谁也没拿过这个成绩)。对于团体组合来说,表演能够传递能量和情绪,应当比什么都重要。

spice girls舞台照
在我国偶像产业一直效仿的韩国,女子团体里也逐渐出现所谓“欧美身材”(人们仍不愿意改变东亚审美的框架)女偶像,她们正大受欢迎。国内外的平权运动持续多年,多元化的女性审美不应该再是个问题了。怎么集中到女偶像身上,大众又觉得不ok了呢田中斗笠王。
《娱乐至死》这本书,常常被用来警告在新媒介时代迷失的我们龙芯一号。电视使受众迷醉,我们沉浸其中,融化在权力建构的意识形态里。但现在看来,在娱乐至死之外,还有另外的微光。互联网的开放环境反倒是为用户赋权,我们是不是也有一丝丝机会去推翻禁锢了呢?也有可能从审美霸权中稍微解放出来吧?尽管一个小众节目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但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可能。
我始终认为推动审美的多元化是必然的事情。影视娱乐也好,文学作品也好,女性的魅力绝不是单一的。下面这几句描写可见一斑。
“她的脸从前是白得像磁,现在由磁变为玉——半透明的轻青的玉……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清水眼”。
—— 张爱玲《倾城之恋》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晒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双眸子清明如水晶”。
——沈从文《边城》
“一个相当标致的女人可以无须装饰品的帮助,运用艺术的手法,把化妆下降到次要的地位,而突出自己朴素的美”。
——巴尔扎克
几乎每本书里的女性角色都承载着作者的审美,而作者背后安儿宝疫苗,又是整个社会审美意识的凝缩。总之小七且慢,你有你胸口的朱砂痣,我有我窗前的白月光。关于女性美的喧嚣讨论从没有也绝不会停息。
最后再补充一点,想聊聊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的感受。王菊本人对于表演付出的努力是值得这份狂欢的。就像一个网友所说,我夸赞王菊的其他属性都是建立在她的实力基础之上。只有一事靠得住沙钢吧,业务能力远洋大亚。装乖卖巧和梨花带雨可能会让偶像出道,可是普通路人谁知道爱豆是什么呢,人们只会记住一个还不错的歌手。希望努力的人都被善待。
每日赠书
●你心中的美丽标准是什么呢?
请在评论区留言,我们将综合留言质量和热度选出1位书友,赠送新经典好书一本。

点击图片可购买此书
《倾城之恋》
张爱玲 著
本书收录张爱玲于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四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包括《第一炉香》《第二炉香》《茉莉香片》《心经》等。
版权说明:
本文版权归新经典公司所有
图片来自网络/本期编辑:博文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