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逍遥小散仙网盘你今天不妨也试试,必然一笑百媚,迷倒长安少年郎啊。——《画仙》3-君子以泽

admin 全部文章 2015-10-11 107
你今天不妨也试试,必然一笑百媚,迷倒长安少年郎啊。——《画仙》3-君子以泽

这天是正月十五,五鼓漏尽,东方未白,帝都仍在沉睡。已有一队由波斯、胡人组成的骆驼商队踏过丝绸之路,带着满车奇珍异宝、美女和葡萄酒,来到长安城门前大排长龙无忌传人。城北太极宫传来报晓鼓声,顺着主街朱雀,响彻至城南明德门。城内三十八条纵横主街上,夜禁武侯们纷纷散去。长街寂静,夜色仍浓,城东官员的仆人们牵马掌灯,为主人照亮道路,一路走向大明宫。
主人是尚书右仆射裴耀卿,他儿子和侄女裴羲岚跟在后头。裴羲岚头戴平式幞头,身穿竹青胡服,脚上的靿靴头顽皮地翘起逍遥小散仙网盘,这身男装打扮与水灵转悠的眼睛倒是有几分相配。她单手提缰绳,身姿随着胭脂马蹄声上下起伏,一副懒散恣意的模样,仿佛坐的不是名驹,而是春风。裴耀卿很喜欢这侄女,无奈她父母总是把她描述成混世小魔头,生怕她惹出什么乱子。他只觉得侄女皮相是个少女蒋家田,内心像个闲游斗鸟的长安少年,机灵堪比峨眉山的猴子,滑头得堪比泥鳅黄鳝。他对裴羲岚笑道:“岚儿,你在洛阳住这么多年,觉得洛阳和长安都有什么不一样?”
裴羲岚不假思索道:“长安,西市腔、郎官清、虾蟆陵。洛阳嘛,葡萄[1]。”
裴耀卿哈哈大笑起来:“儿子,你听听你堂姐,开口便是酒。我纵横官场多年,不说能吸海垂虹,但说三斗方卓然也不夸张。但我呢,和谁喝酒都不怕,就只有跟你堂姐,从不知她的底在哪里。”
裴羲岚挥挥手:“哪有的话,我可没灌过叔叔,喝开心便好。”
堂弟苦笑道:“姐要‘喝开心’,我们可无福消受。还是别开心了,喝到我们吐之前便好。”说完连旁边的仆人都偷笑起来。
卫兵站在大明宫丹凤门鎏金铜铺首前,将上朝的卿士一一在名册上登记。裴羲岚与叔叔堂弟一同进去,放眼望去,见一个偌大的广场,含元殿遥遥立在广场尽头处。它的火凤之翼是东西殿宇,仿佛随时准备展翅高飞,腾入太虚。随着羲轮高升,卿士们下了马,徒步入宫,如入霄汉,远望广寒。他们一同踏上龙尾道,建筑如此高大,队列显得异常微小死亡蠕虫,因而后来有诗云:“双阙龙相对,千官雁一行。”大明宫空前巍峨,彰显了帝王家的气势,骆宾王也曾为太宗题诗云:“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走了许久,裴羲岚累得直捶腿:“大明宫确实很大。”
裴耀卿道:“岚儿,你可知道我今日要带你进宫来?”
裴羲岚俨然道:“若是耶耶让我进宫,好猜,定是催我找个宫内的王孙公子嫁了。但岚儿知道叔叔有明月入怀之气,不拘泥于儿女小事,因而叔叔之意,当真难猜。”
裴耀卿笑道:“废了那么多口舌,还是怕我跟你父亲联合起来游说你。”
裴羲岚眨巴着眼睛道:“岚儿愚笨,又听不懂了。”
“你可不愚笨。我正想说,陛下看了你写的文章,说你智如子房,辩如贾谊,即便是小娘子……”说到此处,见裴羲岚眼中有闪闪发亮的期待之色,裴耀卿捻须道,“侄女可有兴趣当个幕僚?”
如今除了边疆有些蝼蚁在捣乱,大唐可谓天下太平,岁稔年和。没有战争,幕僚就是个气派又不用干什么活儿的活儿,怎能不乐意?有了闲职,也不必每日在家中被耶娘跟耍皮影儿戏一样提着走。裴羲岚在马背上朝裴耀卿深深鞠了个躬:“叔叔阔气。叔叔敞亮。那侄女便静候佳音,盼待罪辇毂下啦。”
倒是堂弟完全在状态之外,往四周瞅了瞅道:“我不理解,为何大唐有了太极宫,还要修个大明宫。”
裴羲岚道:“太极宫正对紫微星,有帝王之气。但长安之北地面凹陷,容易积水,冬冷夏热,高祖为此染了风痹,太宗皇帝才为他修了大明宫。”
跟侄女一比,初为卿士的儿子缩着肩左顾右盼,反倒像个怂包。裴耀卿用笏板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孽子,好生站直了!歪歪扭扭像个什么样子,你要知道,这里可不比东都,一王之法,森严得很。以前有个卿士上朝,在马儿上吃饼子,被人弹劾不守礼节,最终都被罢官了。”
“耶耶,你的笏板可是象牙的,你当是棉条么?疼啊!”
见堂弟欲哭无泪,裴羲岚宽慰道:“无妨,天塌下来,有姐顶着杨昊飞。”
裴耀卿叹道:“岚儿,不可惹事,莫不成还想像儿时那样被送去洛阳?”
裴羲岚打了个哈欠:“反正只要侄女在长安一日,耶娘便一日不得好梦,我做了什么事,他们都会威胁要送岚儿去东都,岚儿已经麻木啦。”
“这倒不至于,才听你娘说,要让你定下来。这定,如何也得定在长安。”
“定下来?”
裴耀卿咳了两声:“待会儿我去上朝,你到紫宸殿外等候。若陛下召见,我再派人来接你。”
“等等,叔叔,‘定’字何解?”
“快到了,你赶紧从侧门去入阁罢。”
没能得到答案,裴耀卿已加快脚步入了朝。裴羲岚只能穿过含元殿,朝内朝走去。她很快迷了路,正想找个宦者问路特警屠龙,却听见后方传来鸡鸣声。闻声望去,只见一群人应接不暇,来来往往,提着成百上千只鸡笼小跑。笼与笼间,斗鸡们两两相望,脖子奇长无比,鸡眼圆瞪,羽毛倒竖,不时跳起来,想要飞出笼去啄对方。面对如此猛禽,他们却像是呵护雏鸡一样小心翼翼。裴羲岚上前道:“请问公公,紫宸殿在何处?”
“你长没长眼睛啊,紫宸殿不就在这跟前么?”
顺着公公指去的方向,裴羲岚非但看见了紫宸殿,还看见了殿门前的一个少年。他长七尺二寸,腰细膀阔,仪表堂堂,头戴乌纱幞头,腰系大雕羽箭,白银铠甲铁战靴,此刻正对紫宸殿正门,身形笔直,纹丝不动。裴羲岚笑盈盈地走过去,朝他作了个揖:“郭长史万福沐奕杉。”
这位少年武将叫郭子仪,是裴羲岚国子监的同班同学。他日日鸡鸣未至便射弓走马,到哪腰间都悬着大羽箭。他早年参加武举,以异等成绩补任左卫长史,立志精忠报国,天天跟皇帝提议要去边疆战贼寇,理由是大食国不是包子,现在不除根,以后有得草可以斩。可惜乱世出英雄,反过来说就是盛世出不了什么英雄。现在大唐一片瑞霭升腾,皇帝不是很愿意搭理他,郭子仪一腔热血终究贴了冷屁股。如今看见他大清早不去念书,杵在这里,小心思也未免太好猜。
郭子仪连颈子都没动,自上而下斜睨着她,见她一双眼睛明亮而坚定,却又形美似桃花,他只将眼珠子转了回去。她也不再多言,怡然自得地站回了原来的位置。过了一会儿,郭子仪道:“裴羲岚,你原来是太真道人的表妹?”果然没有辜负武将的名号,即便他爹硬把他塞到国子监,他平时也不怎么听课,不怎么跟同学交流感情。
裴羲岚望向他,点点头。他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裴羲岚道:“郭长史是对我意见大得很,还是对我玉环姐颇有微词?”
郭子仪道:“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裴羲岚的心沉了下去。玉环姐姐当了道人的事背后有玄机,郭子仪大概是个知情人士,才会说出这种话。她心里不乐意了,但脸上还是挂着波澜不惊的笑:“我原以为郭长史只是武将,没想到还是个贤相。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道理谁都懂。只是,一个大丈夫若是连女子小人也斗不过,那可不是有几分丢人。”
“你是想说,我斗不过你?”他眼中有几丝不可置信。
“我们单挑一次,你若赢过我,我甘心当个小人。但你若输了,也要心甘情愿承认你是个乌龟王八蛋。”
郭子仪目不斜视地往前走:“抱歉,我不和女子动武。”
裴羲岚猛地挡在他前面,微笑道:“这么说,你还是怕了我?”
“我说了,不和女子动武。我一根手指便可扳倒你,这样胜负已分的挑战有意思么?换个方法。”
“想不到你还是个君子。钳制住我双手,便算你赢。”见他还有些摇摆,她又道,“你若再怕,明天整个长安的人都会知晓,郭子仪一猛将,败给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子。”
郭子仪的眼神更严肃了些:“罢了。何时开始?”
“即刻。”
他正欲动手,她又道:“等等。”他果然停下来,她咳了两声:“如你所说,你一根手指便可扳倒我,你该让着我点是么。”
“你想我怎么让?”
“盯着我的眼睛,退五步。”
郭子仪如她所言,开始往后退。然而,每退一步,她便会往前走两步,而那双黑乌乌的眼睛明亮如星呜咪123,哪怕没有妆钗珠玉的修饰,也带着难以遮掩的娇媚。终于,五步退毕,她只站在他面前几尺处:“如此甚好万宝卡盟。你站好,待我先出手。”他没说话,只静静望着她。她又往前走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说好让我先出手哦。”
这是什么香气?他退了一步,警惕地屏住呼吸:“你动手便是。”她非但没动手,反而靠得更近了。看着她抬头认真望着自己的脸蛋,他不自然极了,又往后退一步,目光闪烁:“快点动手。”
“好啊,你说,我是先出左手,还是先出右手?”她持续往前走,手已经抓住他的蹀躞带,“子仪,你可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呀,这问题还是得问你。”
“胡说什么。”郭子仪终于侧过脸,双颊泛起桃红,“你,你退一些。”
“要我退可以,但现在我要给子仪猜一个难题,你得赶紧回答:你身后有没有池塘?”
郭子仪愣了一下,即刻扭头去看,谁知真的看见成片的荷塘,于是脚下一个踉跄。裴羲岚趁着这个机会,重重地推了他的蹀躞带。只听见“扑通”一声,他扎实地跌落在水中。他习武多年,深知水性,不出多时便浮上水面。她单腿踩了亭皋岩块,胳膊肘子撑在膝盖上,扬起一边嘴角:“这天下能一根手指扳倒我的人多了去,但那要在我允许的情况下。”
他的发丝顺着帽檐落在双颊,很是狼狈。她蹲下来,一脸笑意地摘下一片草,在手中转了几圈:“听闻你很想沙场立功,但陛下不怎么愿意重用你。陛下可做得真好啊。”她把草叶丢在他头上:“为将者有勇不如有智,有智不如有学。换了是我,我也不会重用有勇无谋的乌龟王八蛋。”
郭子仪蓦然睁大眼,只能盯着她的背影,见她步履轻盈而去。
裴家在宣阳坊,与东市相邻。宣阳坊东边是东市,北边是歌姬聚集的平原坊。官员们到平原坊买醉召妓是司空见惯之事,马秋子裴羲岚却从未见过父亲多看那里一眼。一个天天逼着自己女儿嫁人的男子居然不好女色,裴羲岚觉得这个反差有点萌。但回家行晨省之礼见了父亲,她又开始反省自己为何会觉得他萌。
裴羲岚埋头进父母房门,规规矩矩地磕了头:“耶娘昨夜可睡好了?”
裴侨卿坐在案旁读书,黑着脸道:“现在都快午时了,你才来跟我问安。就知道跟你叔叔疯。”
裴羲岚抬头,正想回话,却看见父亲身边坐了个陌生女人,肤色苍白,眉毛又短又粗,双颊和嘴唇是正红色,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番茄打烂后掉在了白面饼儿上。裴羲岚倒抽一口气,想起与小伙伴儿在坟地讲鬼故事的美好经验,捂着胸口,保持镇定:“娘,您昨夜可睡好了?”
那番茄面饼儿“哦呵呵”娇笑了一阵子:“岚儿,你竟未发现娘亲的妆容?”
裴羲岚望着窗外沉默了一阵子,又望回裴夫人:“孩儿发现了。”
“发现就好啊,这是从西北方氏族流传而来的女子妆,叫时世妆,胡气得很。”
胡人的玩意儿之于大唐,就跟五石散之于贵族一样流行。太宗皇帝的大儿子李承乾迷恋胡服,武则天的亲戚一口地道的突厥语。到开元年间,胡食无处不在,贵人御馔也尽供胡食。所以当人们说一个东西很胡气,意思就是很时髦,很时兴。
裴羲岚深沉地点点头:“当年玉环姐姐化了个白面啼妆,已经让女儿一见倾心,未料娘这一妆更是无比惊艳……娘的眉毛怎的都快成圆形的了?”
“你别小瞧这圆眉,这可只在长安才有,别处是看不到的。这叫出茧眉,短短粗粗,如春蚕出茧,岚儿看,是否有几分相似?”裴夫人凑近了些,扬了扬眉,裴羲岚按捺住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冲动,再度深沉地点点头。裴夫人得意地笑道:“这种眉配着赭面妆,娇如红霞,明艳动人,也是胡气得很。女儿啊,你今天不妨也试试,必然一笑百媚,迷倒长安少年郎啊。你别一脸不信,不信问问你耶耶,这妆胡气不胡气?”
裴侨卿蹙眉无奈状:“胡气胡气,你说点正经事行么?”
裴夫人击掌道:“对,说正经事。岚儿,今天是正月十五,晚点让仆从跟你去西市买点新衣服,晚上你好跟其他小娘子们四处逛逛。”
裴羲岚被雷劈了似的直了背。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差点忘了!今天是上元节,金吾不禁夜,是一年中大唐百姓唯一可以天黑出门的日子,整个长安城不知会热闹成什么样,那得有多少鸳鸯伴侣、花前月下、风情故事?简直不敢想。裴羲岚快乐地觉得,这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裴羲岚一板一眼地磕了个头:“女儿谨遵母亲教诲。”
裴夫人朝她挤了挤眼:“真乖,别忘了牵一只龟回来。”
原来母亲觉得家里有条旺财还不够,还想弄只龟来养养。不管母亲说什么,裴羲岚答应得还是很快。子曰,言必信,行必果。可子也曰了,那是二流。一流是不辱使命。裴羲岚机智地把自己的使命定为“见周公”,也算是一种相亲类的私会。而且,周公听上去比龟公层次要高些。
裴侨卿道:“牵什么龟,她别再瞎眼看见仙、送别人满满一堂葚,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也别绝望简稚澄,今夜不同以往,和你成亲前我也不乐意嫁人呀,可是二十年前的上元节,我便独独被你迷倒了。”说罢,裴夫人又同裴羲岚微笑道,“由此可见,任何妖魔鬼怪在上元节看着,也是人模狗样的高堂广厦。”
裴侨卿意味深长地看了裴夫人一眼,伸出食指在裴夫人脸上抹了一抹,用大拇指搓了搓,一口气把粉吹掉,而后对裴羲岚道:“你去准备准备吧。低调点,胡气可以,别胡气过头了。”
[1]指葡萄酒。
青寐:“据说羲岚是闪闪小说里第一个酒鬼女主睿云网。”
羲岚:“呵,什么酒鬼极限推理,明明是酒仙好不好,你才是鬼。”
子箫:“吾妻青寐,嗜酒也应当是酒魔才对。”
羲岚:“对,你才是酒鬼。= =”
子箫:“你在《画仙》里剧透《奈何》的剧情真的好吗?”
逸疏:“身为男主角的我,何时才能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