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红罂粟之生死之间你可以插我一晚上,敢睡我一辈子么?-暖心文学

admin 全部文章 2019-06-30 258
你可以插我一晚上,敢睡我一辈子么?-暖心文学

点击蓝色字体即可关注
「暖 心 文 学」 故 事 很 多 ,有 你 的 么

2017.08.10 GOOD NIGHT
?
坐在出租车里,苏萌透过玻璃看着外面飞速倒退的建筑物,心中带着一股压抑的情绪。
手机铃声响起,将她的目光调了回来。
“萌萌,你到底有没有去民政局?人家顾家的人都已经到了。”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
苏萌眼神暗了暗,生硬的回道:“我已经在路上,马上就到abibas。”
“你可得快点,不能让人家等太久落水天。”
“我知道李勒优。”依旧不咸不淡。
电话里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又接着说:“萌萌,原谅爸爸这么早就把你嫁出去。如果你姐姐还在的话……”
“爸!”苏萌轻喊了一声,眉心紧紧皱在了一起。“你放心,姐姐能做的事,我一样可以做到。”
“那就好。”
电话挂断,苏萌的心像是被车轮碾过一样的疼。
苏家没有没落之前,顾家与苏家是世交。姐姐苏莹从小就喜欢顾家小儿子顾亦辰,这是苏萌一直都知道的。如果不是姐姐两年前离世,这次与顾家联姻的一定是姐姐苏莹。
想到姐姐,她的眸中尽是悲凉,“姐姐,对不起!”她红唇轻启呢喃道。
车子很快便到了民政局,苏萌付了车资便下车了。
转身抬头向上望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台阶上那个浑身上下透露着贵气的男人甜心女王爷。
那男人身形挺拔硕长,站在午后的阳光里向下看她,就像是神邸看着脚下的尘埃一样带有压迫性。
刀削斧劈般的容颜上有一双阴鸷的眸子,似是极地深山寒冰,凌厉而不染半分情愫。一双略显冷漠与薄情的唇紧紧抿着,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冷傲和狂狷的气息。
苏萌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呼吸一窒,有点像是被无形的手遏制住脖子一样。
可是她确定,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苏萌收回目光,转头看了看四周,在那男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可是这个人也不是顾亦辰。
父亲说顾家的人早就来了,到底顾亦辰在哪里呢?
她左右张望了一下,便看到那男人旁边的人急忙朝她走了过来。“苏萌小姐是吧?”
苏萌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苏小姐你好,我是顾总身边的特助,我叫牧十。”牧十恭敬的说道。
苏萌弯起嘴角笑了笑,牧十?怎么不叫牧师。等等,他刚刚说……顾总?
苏萌抬头看着那个依旧沐浴在阳光中的男人。“他是?”
“他就是顾氏的总裁,顾北誓。”牧十说。
顾、北、誓?
她想起来了,顾北誓是顾亦辰的大哥,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瑞士,所以即使苏顾两家以前是世交她也从来没见过。
苏萌点了点头,转身往上走去。可是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可以烧出几个洞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顾北誓这么盯着自己。
直到她站定在他的面前,双眸与他的双眸相对时,她才觉得有点尴尬。
她扭捏的垂下头,而后轻轻喊了一声,“大哥!”
顾北誓瞬间眯起了黑眸,浓密的眉毛也顿时打成了结。“你叫我什么?”他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好听的就像是大提琴,轻轻撩拨了她的心。
苏萌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望着他那双深邃的看不到底的黑眸,“我叫你大哥,有什么不对吗?”
她即将与顾亦辰结婚,他是顾亦辰的大哥,她除了这声‘大哥’还能叫他什么?
顾北誓紧抿的唇突然微微勾动了一下,眸中尽是看不清的情绪,“原来你喜欢这样叫我,随你。”
话落,他转身便往民政局里面走去。走了两步见苏萌没有跟上,这才转回头去皱眉看着她,“如果你的证件都带齐了,我不希望你再浪费我的时间。”
苏萌混沌的脑袋直到此刻才有点搞清楚状况,她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和我登记结婚的人ymxk,是你黑夜里的光 ?”
顾北誓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不然你以为是谁?”
苏萌张了张嘴巴,又渐渐闭上。是啊,父亲只说让她嫁进顾家,并没有言明嫁的人是顾亦辰。是她先入为主,又从未见过顾北誓,所以才会那么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要嫁的是顾亦辰。
“还有什么问题吗?”很显然,顾北誓有点不耐烦了。
苏萌连忙摇了摇头。
在父亲的眼里,她不过是嫁进顾家的一颗棋子。顾北誓又如何,顾亦辰又如何,她嫁谁都是一样的。
从民政局出来,顾北誓便坐上车子走了。
看着顾北誓那绝尘而去的车子,再低头看看自己手里那本红艳艳的结婚证,心里总是有种失落的感觉。
就这样,把自己给嫁了吗?
牧十开着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下车打开后门,“少夫人请。”
“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这句少夫人让苏萌多少感觉有点不习惯。
“顾总说了,让我送您回去收拾东西,一会儿就搬去顾总在兰苑的别墅去住。”
苏萌还想说什么,可是一想到顾北誓那张压迫性的脸便知道,即便是自己说的口干舌燥,姜贞羽他作出的决定,自己依然无法改变。
上了车子,她翻开刚刚拿到手里的结婚证,上面赫然有她和顾北誓的合照夜航惊魂。
只是,这张合照却刺痛了她。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她与他,都没有一点笑容。
她与顾北誓的结婚手续,不过短短五分钟就完成了。她都怀疑顾北誓有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
既然毫不在意她,她想不通,他又为什么一定要她嫁给他。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收拾了东西,很快便到了兰苑的别墅。在路上她已经知道顾北誓并不住在这里,在海城,他有自己固定的几所住处。但是兰苑,并不是他的主宅。
早就听说兰苑的别墅是专门为富豪金屋藏娇的地方,只是不知道,顾北誓有没有藏过娇。
见苏萌站在门口不进去,牧十连忙说道:“少夫人,您放心,房子早就打扫干净了,您放心住下就是。”
苏萌微微一愣,转头看了他一眼,眸中带着一抹了然的苦涩笑意。“谢谢你牧十。只是,希望你转告顾北誓,我这个人有点洁癖。既然这房子给我住,希望他不要再带人过来。”
牧十脸上尴尬了一瞬,随即应道:“好的少夫人,我一定转达您的意思。”
搬到兰苑别墅后,苏萌依旧每日早晨起床上学,周末打工。除了换个地方住,偶尔父亲苏振扬会询问她顾北誓有没有去看过她之外,其他根本没有一点变化。
与顾北誓结婚一年半,她四年大学生涯到了毕业这天,顾北誓依旧没有露过一次面。
毕业典礼后,很多同学老师依依不舍,也为了庆祝这群青春洋溢的新新人类终于成为了社会人士。大家在餐后又提出去KTV嗨歌。
金碧辉煌KTV,苏萌不明所以的被众人拥簇着,打了头阵开了218的房间。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一道悠扬的男声从包厢里传出来。
随后,这道悠扬的男声徒然转变话锋,像是对着全世界宣誓一样,大喊着:“苏萌,我爱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
苏萌一下子就怔愣住了,她诧异的看着同学四年的卢彦超,脑子像是短路似的。
对于眼前这个说爱她的男生,她是知道名字的。可是,也仅仅是知道名字啊。
一时间她有点尴尬,转过头去想阻止身后一直起哄的同学,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走了过来。
顿时,她的脑子一片混沌,KTV里的声音一下子便化为了乌有。她甚至都能听到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她消失了一年半的丈夫,顾北誓!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在这种她被人表白的尴尬情况下,出现了!
望着他依旧如同第一次见面时挺拔的身材,英俊非凡的脸上勾着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
苏萌的心湖,像是被谁丢了一颗小石子一样晃动了几下。
眼看着他越走越近,苏萌望着他的眸光想躲,却已经来不及。
顾北誓鹰隼一般的眼眸一下子便跳到了她的脸上。刹那间,四目相对。
一时间,她只觉得呼吸困难,讪讪的,像是被……丈夫当场捉奸的妻子一样。
可是这一眼尴尬还未结束,下一秒,她只觉得自己像被打了一巴掌似的难堪。
在顾北誓的身边是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那女人穿一身红色长裙,胸前的V字差点就开到了肚脐上。她胸前的波涛汹涌足足有36D。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怕谁看不到似的。
此刻她甚是亲昵的揽着顾北誓的手臂,整个人恨不得粘上去一样。
苏萌虽然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并未见过顾北誓本人,但是在报纸上却并未少见他。
他的绯闻可以说是商界最具谈资的新闻。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女伴从未超过一个月的保鲜期。他换女伴的频率她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可报纸上看到是一回事,真实的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一年半来,她虽然刻意回避自己已婚这个事实。但是每每想起那个在午后的阳光里,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男人时,总有一种像是被攥住命运的感觉。
今日KTV的表白并不是她大学四年里的第一次。相反,因为她生的很美,皮肤白皙,身材姣好,追求者很多。
但是她一直记着自己已婚的身份,从未接受过任何男生的表白。
今日,在这里看到顾北誓,她思忖着要不要打声招呼,毕竟,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啊。只是在这种她有表白者,他身边有女伴的情况下打招呼,会不会太尴尬?
就在她犹豫不定时,就在她以为顾北誓会误会她时,顾北誓的目光下一秒便从她的脸上调走。
那模样,就好似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
在她那样惊讶的注视下,他就好似没看到她一样的漠然,而后走远。
苏萌咬了咬唇,一股委屈的感觉从心底里慢慢升起。
既然他都不在意什么,她又何必想着去跟他解释。更何况,要说不忠,也是他顾北誓对她不忠苗木诚。
轻声对告白的男生说了抱歉,苏萌坐在KTV的角落里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告白者因为难堪走了,众人以为苏萌生气,如今更是没人敢惹她……
苏萌从KTV沙发上醒来的时候,看到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个女同学。昨晚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揉了揉眼睛,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
生平第一次,她彻夜未归。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于她而言,那个人人羡慕的豪华别墅不过是个冰冷的住所罢了。甚至于,不如她自己租赁的那栋小小的出租屋来的温暖。
踩着沉重的脚步,她回到了兰苑的别墅。按了密码锁开了门,她疲累的往前走。
倏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没被什么东西绊倒。
稳下心神,她低头看去。那是一双女人的高跟鞋。
她一向爱整洁,东西从来不乱丢,更何况,她从来不穿这么高的鞋子。
“你是谁?”蓦地,二楼走廊上有个女郎冲着楼下的她尖锐的问道。那模样,好似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苏萌一下便愣住了,这个女人……是昨晚她在顾北誓身边看到的那个红衣女郎。
顾北誓,竟然将女人带到兰苑来。这个认知让她顿时怒火中烧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女人便转头对着二楼的卧室喊道:“北誓,你家里进小偷了。”
苏萌皱了皱眉文昌书院,低头看了看自己。她一袭鹅黄色的长裙超级练级,身后背着文艺书包,怎么看都是学生打扮。哪里有一点小偷的样子京腾计划?
“我不是小偷,请注意你的措辞。”苏萌看着那女人挑衅的目光,没好气的说道。
她可是顾北誓名正言顺的妻子,那女人凭什么站在那里对她大呼小叫。
几秒钟后危地马拉天坑,顾北誓穿着睡衣出现在了二楼。他凭栏下望,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楼下的苏萌。
苏萌本能的回望着他,只见他的发丝滴着水祈青思,因为刚刚洗过头发,所以不复往日里一丝不苟的严肃,却平添了一分妖娆慵懒的气息。
他黑色睡衣的领口微敞,露出里面精壮的小麦色肌肤。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苏萌似乎看到了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那一点点晶莹的水珠。
顾北誓一看就是勤于锻炼的那种人,结实的胸肌有规律的起起伏伏,让人看了不免脸红心跳。
苏萌漠然吞了一口口水,慌乱中,低下了头去。
女人无骨的手攀附上顾北誓健硕的身子,眸中带着一点吃味神色睇了一眼苏萌,而后问道:“北誓,她究竟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你家里?”
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接近顾北誓,今天好不容哄着他带自己回家失踪女人,这刚刚到家还什么都没做,可别让这女人坏了自己的好事。
顾北誓漆黑深邃的眸子像是豹子一样望着楼下的苏萌,苏萌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被他看穿了。
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也在等,等顾北誓说出她的身份。
“女佣!”最后,顾北誓用极轻,极不在乎的语气说出了这两个字来。
苏萌完全愣住了,她猛然抬头向上看去,却只看到顾北誓转身后在二楼留下的一片衣角。
脸,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疼。除了疼之外,还有无尽的羞辱。
这是一年半以来,苏萌第一次觉得后悔嫁给顾北誓。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说自己是女佣,是为了在其他女人面前找面子,还是真的不认识她了?
不管因为什么,她都觉得不可原谅。
“原来是女佣啊。”楼上的女人眸中带着一抹鄙视看着苏萌,而后居高临下的说道:“现在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你先出去逛逛,放你半天假。”
趾高气扬的模样活脱脱这个别墅里的女主人样。
苏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没听到。
“喂!跟你说话呢丑石读后感,你耳聋了?”那女人见苏萌还没走,皱着一双眉毛便走了下来。
颐指气使的模样,像是高等人种训斥低贱人种的样子。“你一个女佣,听不到我说的话吗?我让你滚,听到没有?”
苏萌抬头看向了她,此刻她穿一身丝质的睡衣,光洁柔顺的面料一看便价格不菲。这睡衣,不是兰苑里有的。
“这位小姐,你出门,都是自带睡衣的吗?”苏萌挑眉看向了女人,淡淡的讽刺道。
女人一愣,像是被踩到痛楚一样,扬手便甩了一个巴掌在苏萌的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女人气呼呼的喊着,像是在宣示某种主权。
苏萌忍着疼痛,抬头看向了她。“我不知道你是谁?难道,是顾先生的妻子吗?”
女人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下一秒,脸上又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不可以吗?”
她没答,反问。
苏萌轻笑了一声,缓缓的道:“不好意思,我见过顾先生的妻子,不是你红罂粟之生死之间。”
“你……”女人微笑的脸顿时崩裂,她的胸口起起伏伏不停,看着苏萌那张挑衅的脸再次扬起了手掌。
苏萌迅速出手攥住她的胳膊唇线笔怎么用,眸子清亮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配!”
而后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将眼前的女人给甩了出去。
女人倒退了几步,眸中露出狠厉的神色,刚想再次教训苏萌,便看到顾北誓穿戴整齐从楼上走了下来。她大惊失色,连忙跑了上去。
“北誓,你这是……”
“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跟佣人吵架的习惯,而且还输了。”顾北誓的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子不容反驳的穿透力。
“北誓,我……”女人还想说什么,却在顾北誓冰潭一样幽深的眸光中闭上了嘴巴。
顾北誓走到苏萌的面前,站定,他低头扣着自己的袖扣,像是苏萌完全不存在一样。
良久,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才低头说了一句,“你被辞退了,从明天起,不用来了五磊寺。”
而后,他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出了大门。
苏萌像是被谁点了穴道似的,死死的站在那里。她觉得这一切,好可笑!
她是顾北誓户口簿上的顾太太,而他却不认识她?这难道不可笑吗?
只是,心里还隐隐有点不舒服。凭什么?凭什么她一眼便能认出他,可是他却完全不记得她了呢?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